菲林都已拆走

【簇邪】 苦海



被剧回坑 瞎写写 我爱簇邪
架空刑警设定 短
有非常轻微的瓶邪

吴邪说来找他,约好的时间是中午,一起吃驴肉火烧,结果一直拖到傍晚都没人影,太阳欲沉不沉,只在楼顶浮着,速8旅馆旁通常没什么好店,他点了两份火烧,一个加辣,一个没加辣,吴邪嗓子不好,他还记得。

坐车绕过西路一圈,到处都是空乘的出租,黎簇看一会手指间的红色车票,还是繁体字,终点站的地名被磨成黑墨点。苏万上个月要他买的教材他还没买,一心只惦记吃火锅,电磁炉温着,把脸浸在咕嘟咕嘟的蓬蓬白雾里,他空着手来的,大冬天难得温暖的时刻,也是坐到终点站,苏万和汪小媛多等了他十分钟就要抱怨,他们涮大白菜,看翻滚的骨头汤,喝酒没道理喝热的,于是冰凉凉的啤酒下肚...

花秀邪/ 滚滚



好久之前写的这篇文。这几天突然想起来,上线发一下。
以前一直想为他们三个写东西。
架空的年轻人的故事。

花邪/秀邪/花秀

她一看见吴邪就拼命地招起手,生怕自己被人潮淹没。其实已经够显眼的了,在这样色调暗沉的早冬里,一切都是灰灰的,下过雨之后更觉得朦胧飘渺。她扎了一条红围巾,鼓鼓地堆在白色羽绒服上面,只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吴邪边往这里走边对她笑了笑,“冷死了。”他也是裹得严实,伸手摘下口罩挂在耳朵边上,她才注意到他的耳朵给冻得通红。他缩了缩脖子道,“小花没来呢?”

她从喉咙里闷闷地“嗯”了一声,随即又摇摇头回答,“他买喝的去了,让我在这等你。”这样仰着头说话还是觉得不自然,她垂下眼睑拨了拨额前的...

秦枫/小马 欲望

图片 


之前发了一次不知道怎么被lof吞掉了,就是想写写他们谈恋爱遇到的问题,不知道要写多少。

灯刀灯 普通人



很短很短
人设参考鸟山燕石的百鬼夜行 私设大如山
没有什么剧情 没有恋爱脑
就是喜欢灯和刀 就是想写她们两个

她想把烛火拍灭,火光却在指缝间来回行走,她突然想起河里流动的月亮,便忍不住用眼睛吻它,好像在等它从睫毛烧进身体。她玩了很久这样的把戏,看起来非常孤单,但是一簇火远比人活得长久,人想要活的很久,必定要和鬼差交易。想到这里,她微微笑了笑,偏头对身边的人说,“你今天错过了很多。”

对方并不理她,她只好把烛光收进纸灯——这盏灯收了很多的故事,今晚一过更加鼓鼓囊囊起来,她想了想,还是又把行灯打开,用指尖沾了一点蓝光送到对方眼底,“我很喜欢这个,”她真诚而平静地看着她,蓝色渐渐漫到她的手腕,“这是清姬,...

【簇邪】杀手也有小学同学

两个演员的故事 架空

ooc难免 慎



黎簇没片约的时候照旧跟着苏万瞎混,连着宿醉好几天后一觉睡到傍晚,醒来时手机还亮闪闪地挂着苏万新发来的短信,刚看一眼就头痛欲裂——他妈连包厢号都没变。他揉揉眼睛,边穿衣服边回复“再去我一辈子当裸替”,被对方一句“积攒人脉”堵了回来,反正他也不是真心的。这日子,痛并快乐,要让远在甘肃拍拍拍的杨好知道,八成得气死。

所幸这次没前几天那么乌烟瘴气。推门进去时苏万正以一个仰头的姿势唱“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看他来了,冲着麦就是一句“黎大腕快坐吧,这两姑娘都是你粉丝。”他才看到沙发上只有两个掩着嘴笑的姑娘,其中一个特大放地...

【簇邪】着魔



*梗来自电影《着魔Possession》
*大概就是和魔鬼交易再造一个你的故事
*半架空 黑道背景(其实看不出来)混合大量原著梗
*写得不好 短
*好希望这个tag热闹起来啊

“此刻我看见上帝的一半面容,而另一半,可能是魔鬼,也可能是你。”

这个月第三个。

巷口唯一一盏路灯在入夜前坏了,朦胧间只有月光暗嘘嘘地笼着地面,黎簇收好了手枪,指间的烟抽了一半,黑沉沉的夜里暗红的一点,像含在风中的鬼影。他转过身,高领风衣遮掩着脸颊,连神情也是迟重的灰白。他耸耸肩,抬手拭去了额前温热的血痕。

开门,进屋,摸了摸早晨走时放在桌上的两个包子,已经冷了,扔进垃圾篓。掏出手机发出一...

这年轻人的身体里,住着我种下的妖魔。

簇邪几百年发一次糖,感觉是刀啊(泪

【爱客】北京一夜



7.

刘浩拿出手机看了看,面前罗宏明正打着嗝发语音,他伸手戳戳他,提醒道,“十点了。”

罗宏明抬头瞅他一眼,酒喝多反应也变迟钝,他只好又解释道,“十一点半有趟高铁,附近五十米有个旅馆。”

对方还是一脸呆样地看着他,一双下垂眼扑棱扑棱,刘浩和他对望一会,自己先笑了,“你不是山东人?”

罗宏明随口答道,“你怎么知道。”

“口音。”

“我说话有口音?”他显然不可置信,大学四年播音白读了?普通话十级证书是假的?

“喝醉了有。”刘浩撑着脸道,“山东人这么贪甜。”

罗宏明“靠”了一声,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不要地域歧视,山东人怎么不能吃甜的。”

刘浩摇摇头,自己也倒了一点酒,“散伙饭那次喝,喝多了,吐得昏天黑地,对这个有阴...

【爱客】北京一夜



*爱总真不是蓄谋已久的…

5.

玻璃窗半开着,屋外的雨一阵阵地打在他的脸上,四周的声音吵吵闹闹,杂乱得像一锅粥。推搡间他站起身,迷茫地望了望,但视野里只有灰色的雾霭。淡绿色讲台上的痕迹坑坑洼洼,原来是在上课。他渐渐明白过来,台下几十张脸神色迥异,却无疑都在笑他,他也笑了,眼睛一点点地望过去,有她,瞬间产生了拔腿就跑的欲望,但是——再仔细看看,那张脸又变得陌生起来,他的心脏跳得飞快,脸的主人朝他走来。

他醒了。

睡觉前刘浩问他要不要看电影,他瞟了一眼电脑屏幕,看到标签上什么“惊悚”“悬疑”就觉得蛋疼,大哥你不用上班啊。于是摇了摇头就往床上躺,没想到对方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梦里,简直比惊悚片还惊悚。

罗宏...

【爱客】北京一夜



*爱总不算壕 还可以那种

3.

这算啥。

遇到过很多次窘境的罗宏明站在冷冰冰的公寓大门口,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箱云淡风轻地想。

小王悲伤地把笔电塞进包里,“这可是八心八箭的纯电脑大宝贝,摔一点我就跟你拼命你知道吗…”

小宋挠挠头道,“出来都出来了,马上去哪?敏民你身上有钱吗,要不到网吧凑合一宿?”

罗宏明道,“最多待两个小时极限了,附近有没有公园?”

小王掏出手机道,“事已至此,不得不放弃男人的尊严了。幸亏女票地道北京人,家里有房。”

罗宏明心说卧槽哥们儿义气呢说好的同生死共存亡呢当年唱海燕高傲地飞的你哪儿去了现在落难还要秀恩爱闹哪样啊哎哎哎就这么走了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吗?

留下他和小宋面面相觑。

路边突然一阵刹车,...

1 / 2

© 三千年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