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都已拆走

【爱客】北京一夜





*爱总不算壕 还可以那种







3.



这算啥。


遇到过很多次窘境的罗宏明站在冷冰冰的公寓大门口,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箱云淡风轻地想。

小王悲伤地把笔电塞进包里,“这可是八心八箭的纯电脑大宝贝,摔一点我就跟你拼命你知道吗…”

小宋挠挠头道,“出来都出来了,马上去哪?敏民你身上有钱吗,要不到网吧凑合一宿?”

罗宏明道,“最多待两个小时极限了,附近有没有公园?”

小王掏出手机道,“事已至此,不得不放弃男人的尊严了。幸亏女票地道北京人,家里有房。”

罗宏明心说卧槽哥们儿义气呢说好的同生死共存亡呢当年唱海燕高傲地飞的你哪儿去了现在落难还要秀恩爱闹哪样啊哎哎哎就这么走了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吗?


留下他和小宋面面相觑。


路边突然一阵刹车,他转头望去,刘浩正伸着胳膊朝他招手。

他机械地抬起手挥了挥。

小宋在一旁道,“突然想起来我这边还有个配音的工作没完,敏民你要不和我去配音棚里…”

“落难了?”刘浩探着脑袋,一副我和你很熟的样子,“上车。”

他不动。

什么发展…这人不是开车走了吗不是开车走了吗我去不是应该从此不再联系才对吗这样说话让人很容易误会的好吗而且你和我一看就不是应该认识的身份啊…

“宋明!”罗宏明一转头,发现四周没人了。

刘浩道,“他走了。”

罗宏明又坐回车上,“霍霍世界三人帮”的微信群里,小宋发来一条“江湖再见”。

他心情复杂地回复,“其实人家…是嘀嘀打车的师傅…”

小宋写道,“呵。”


“敏民?”刘浩边开车边笑着说。

他坐立不安,后视镜里自己一脸阴沉地带着个帽子神色憔悴。从失恋到艳遇到落难,更多的还是挫败感,和她吃饭时会抢着买单,她抿着嘴笑,唇色鲜艳,一双俏皮的大眼睛像要看穿他的窘迫,他只好低头,“哥这点钱还是有的”,她说好。她一直这样。


“…外号。”


“刚开始到北京的时候,也被赶出来过。”

“啊?”

罗宏明扯了扯嘴角,这是安慰自己?成功人士背后的往事他不是很想听,摔多少个跟头跌多少次坑都是能想象出来的经历,只是有些人漂着漂着就顺流而下粉身碎骨,而有些人漂着漂着眼前一片大海广阔无垠,都是命,机遇和努力少一样都不行。



4.



他盯着房卡上的“1306”发愣——本以为刘浩会带他回家,但多考虑一下就觉得不现实,两个人关于对方除了名字什么都不知道,也许人家有妻有儿。罗宏明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个吐槽,说是初到北京想好好领略风土人情,加了个“北京吃喝玩乐小组”,后来发现自己太天真,北京烤鸭驴打滚羊蝎子火锅一样没有,小组里一片约炮闪瞎了他的眼。


这样算不算开房。他跟着刘浩进了屋子,标间,两张床扎得眼睛痛。


“最近搬家,全是灰。”这么简略,算是解释过了。

罗宏明心说果然是想多了,人家本来就住这,退了单间和他合住罢了,如果要省钱,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他现在是个被动的角色。


在宾馆里忙忙碌碌一下午,刘浩早不知道去哪了。三人群里小王听小宋说他有了个金主,笑得狂刷表情包。罗宏明愤恨地回复,“流量省下来就能交房租了。”对方得瑟道,“有wifi。”


他想我也有啊,酒店wifi贼快的。但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被他们一说,更觉得不伦不类的——这种人情还是不要欠了,接到工作赶紧出去租房子,顺便看看酒店一天多少钱,咬牙还掉。

手机响起来,他以为是谁打电话来嘲他,一看来电姓名,瞬间静默了。



约他出来只是为了还东西,买单的时候罗宏明下意识掏口袋,几个钢蹦和零碎的票子,手在里面磨磨蹭蹭半天。对方点着一支烟,淡红的指甲敲了敲桌子,直接微信一扫结束。他轻轻地说,“下次…”她打断道,“你大方那么多回,我欠你的。”


晚上的风特别冷,昨天刚下了一场雪,雪后寒,他缩在领子里发抖,顺着街道慢慢地走。刘浩给他发了条短信,问他去哪儿了。他一看就糟心得很,没回复,更不想回去。

他这个人,天生性格偏静,不会主动,不喜欢给自己找不痛快,几天下来七七八八,对于他,已经算是谷底了。


回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钟,入口处灯开着,刘浩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看他回来就伸手把房间的灯打开。

他把外套挂到衣架上,“手机没电。”刚说完啪嗒一声衣服里的东西掉下来,咕嘟咕嘟滚到刘浩脚边,罗宏明要叫“别动”,对方已经捡起来了。小盒子被摔开,里面的物件显眼得很。他不说话。


刘浩站起来递给他,“收好了。”

他把它放回口袋,想了想还是开口,“上学时候买的…”


那是个戒指,不算太贵重的。吃了几个月泡面攒下的钱,她说他难得浪漫一回。对于他,这是很重要的承诺,现在还回来,就是彻底没戏的意思。


“以后给你买个好的。”

“啊?”罗宏明惊讶的地抬头,发现对方已经慢悠悠地走进了洗手间。




什么鬼???



TBC




花式撩白(⁎⁍̴̛ᴗ⁍̴̛⁎)






评论(6)
热度(36)

© 三千年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