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都已拆走

【爱客】北京一夜





*爱总真不是蓄谋已久的…





5.



玻璃窗半开着,屋外的雨一阵阵地打在他的脸上,四周的声音吵吵闹闹,杂乱得像一锅粥。推搡间他站起身,迷茫地望了望,但视野里只有灰色的雾霭。淡绿色讲台上的痕迹坑坑洼洼,原来是在上课。他渐渐明白过来,台下几十张脸神色迥异,却无疑都在笑他,他也笑了,眼睛一点点地望过去,有她,瞬间产生了拔腿就跑的欲望,但是——再仔细看看,那张脸又变得陌生起来,他的心脏跳得飞快,脸的主人朝他走来。


他醒了。


睡觉前刘浩问他要不要看电影,他瞟了一眼电脑屏幕,看到标签上什么“惊悚”“悬疑”就觉得蛋疼,大哥你不用上班啊。于是摇了摇头就往床上躺,没想到对方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梦里,简直比惊悚片还惊悚。


罗宏明翻了个身,只觉得雨滴的触感非常真实,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没有水痕,干燥柔软的皮肤。印象中南京经常下雨,扬州也是,温柔的雨,温柔的城市。如果说南京适合过退休一样的大学生活,那么扬州作为工作拼搏的栖身地,就不太合格了。他在扬州那一年,无比的不自在。


“睡不着?”


他一愣,才意识到是隔壁床的那位在讲话。


“睡不着。”

“认床?”

“没…”他又翻了个身。

刘浩也翻了个身,和他面对着面,“我上次失眠,是在考四六级的时候。”

他掩着脸心说你说这个干嘛,转念又想说不定是看了恐怖片睡不着?他笑了笑,叫你装逼。

“其实可以带红牛进去。”他道,“我也没,睡着。”

对方道,“我们那时候红牛还没普及呢。”

罗宏明点点头,“你上大学我还在初中。”

刘浩“嗯”了一声,“睡吧。”

他一时语塞,有点捉摸不透对方的意思,合着是在安抚他让他别紧张?那也太简略了,他情商不高但谈了几年恋爱也知道该讲什么,什么宝宝不哭给你一个么么哒别怕有爸爸在睡吧睡吧老子陪你…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他也慢慢睡过去了。



早上起来第一条短信是上个月配音工资到账的银行提醒,他赶紧让小宋物色房子,对方反而问他别墅住的爽不爽,罗宏明气不过回复,滚。

其实怎么算也不够,只能指望三个人能顶诸葛亮。

刘浩早就起了床,刷牙洗脸之后一身休闲装站在他床边,说什么附近有家面馆特别有名气,问他去不去。罗宏明慢吞吞地穿着衣服,睡眼惺忪,酒店没有早饭服务?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你等我一会。”


面馆人多,挤了好久才占了两个位子,罗宏明看着刘浩拿着发票领面的样子,只觉得各种违和感翻腾而起,等到对方和他头对头吸溜面条时,这种违和感到达了顶峰。

“你…”他想了一会措辞,“今天是星期三。”

刘浩抬起头,反应过来他的意思,笑着道,“刚谈完一个项目,放假。”

罗宏明用筷子搅了一下面汤,这样听起来好像自己在窥探别人私生活一样,本来就不是应该认识的人…以后还是不要多问了。他提醒自己。

“看不看足球?”刘浩道,他眨巴眨巴眼睛才发现,墙上的电视机正在体育频道播得热闹。

“看!”罗宏明掩饰了一下心里的小激动,有共同爱好,也不会那么别扭,“你喜欢哪个…”

没说完的话被对方的手机来电打断,刘浩手没刹住按了个免提,女声特别清晰地传来,挂掉后,他面含歉意道,“有事,你自己吃吧。”走前还拍了拍他的头。

噢女朋友,罗宏明很不是滋味地想,随手刷了刷朋友圈,有女朋友还…他甩了甩脑袋,这样只能说双方都是彼此彼此,但自己起码刚脱团。

朋友圈最上面一条,他停住手,备注熟得他几乎要避开眼睛,一张照片,宿舍楼下的银杏树,定位,也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6.



总体来说,罗宏明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处朋友也好找工作也好,几十思而后行都不夸张,不冲动来源于他的性格,有的时候这种不冲动近乎于怂。而他最冲动的,也就是在打lol的时候抢掉小宋的人头。


如今他握着还有十分钟到点的高铁票,坐在候车厅,和一旁的刘浩大眼瞪小眼。

刘浩道,“送人。”

罗宏明张张嘴,不知道回答什么,脑子里被“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一个劲儿地刷屏。

初中喜欢一个女孩,每天日思夜想终不得上苍眷顾,常常在校门口潜伏半天,就为了看对方一个神采飞扬的笑容。纯洁得可怜的暗恋,郁郁寡欢的那几个月,最后的最后他走在回班的路上,幼稚地想,如果走到教室都没有遇见她,就不再喜欢她了,结果刚踏进门那姑娘就跟在他身后,不仅见着了,还讲上了话。

他那时候的心情和现在的心情,有种不可言喻的微妙的相似。


所以…刘浩和他买了连着的坐票,坐上车后也是一副没有要解释的样子,也许是他的表情太过吃惊打动了对方,刘浩眯起眼睛,很温柔地笑了,“你和我,是一个学校的。”

罗宏明冲他眨眼睛,没反应过来。

刘浩报了一个校名,见他还没有反应,又道,“我认识你。”

他结结巴巴地开口,“可我…不认识你…”

刘浩点头回答,“一面之缘。”说着拍拍他的肩,“四个小时,可以睡一会。”

罗宏明憋了半天,还是转过身,冲窗外,假装放空自我。

“别多想,”对方在他耳边说,“最近正好也想回南京看看,假期得空,遇到你,不如今天一起去了。”

他“哦”了一声,在脑海里努力搜索好久,也没想起来所谓的“一面之缘”。

“微信号给我。”

罗宏明木讷地打开手机,扫二维码,他的微信名叫“口无遮拦罗一脚”,头像是一个黑白的鸣人同人画。

刘浩显然笑了,他也顺便看了一眼他的微信名,OneLove什么鬼?这么少女的名字,不过头像…点开来看了看,远景侧脸照,还蛮帅的。


他们在校园里晃晃悠悠一下午,灰墙红瓦,那么熟悉,从教学楼到操场到食堂,再到宿舍楼,迎面走来拿着盆的男生,楼里静悄悄的,罗宏明插着兜一扇扇门地望过去,刘浩跟在他身后,他停下来,指了指门牌道,“以前住这。”

刘浩也指了指另一扇门,“对门。”

他们对视一笑,罗宏明有一点点惊讶,但是这种感觉很奇妙。刘浩在一旁道,“门都换过了,以前是棕色的木门。”


他在走廊上的窗户里看见了那棵干枯的银杏树,不同地方是有不同的习惯叫法,她说这是“白果树”,他觉得没有“银杏”好听。

“你们那时候有这个吗?”罗宏明听见自己问。

刘浩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摇摇头道,“没什么。”


晚上不是很想吃东西,刘浩在手机上看了看,找到一家餐馆,他兴致缺缺,对方问,“喝过梅子酒吗?”

罗宏明表示自己没喝过,刘浩道,“散伙饭喝的这个,甜酒,印象深刻。”

酒端上来以后他尝了尝,确实很甜,吃的东西又辣,于是当饮料一样喝。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喝这个,也能喝醉。



TBC


平淡的过渡(⁎⁍̴̛ᴗ⁍̴̛⁎)

评论(2)
热度(20)

© 三千年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