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都已拆走

【爱客】北京一夜






7.



刘浩拿出手机看了看,面前罗宏明正打着嗝发语音,他伸手戳戳他,提醒道,“十点了。”

罗宏明抬头瞅他一眼,酒喝多反应也变迟钝,他只好又解释道,“十一点半有趟高铁,附近五十米有个旅馆。”

对方还是一脸呆样地看着他,一双下垂眼扑棱扑棱,刘浩和他对望一会,自己先笑了,“你不是山东人?”

罗宏明随口答道,“你怎么知道。”

“口音。”

“我说话有口音?”他显然不可置信,大学四年播音白读了?普通话十级证书是假的?

“喝醉了有。”刘浩撑着脸道,“山东人这么贪甜。”

罗宏明“靠”了一声,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不要地域歧视,山东人怎么不能吃甜的。”

刘浩摇摇头,自己也倒了一点酒,“散伙饭那次喝,喝多了,吐得昏天黑地,对这个有阴影。”尝了一点点,“又因为女朋友?”他突然来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也并没有要对方回答的意思。

“不是。”罗宏明下意识否定,但刘浩一脸“鬼信你”的表情,他渐渐垂下脑袋,心里琢磨着刚才的那句话,忍不住问,“为什么是‘又’?”

刘浩道,“你之前抓着我一直喊她的名字,”说着抛出一个叠音,他心里咯噔一声,“小名啊?还蛮好听的。”

“其实你那天晚上真的哭了。”

罗宏明明显警惕了许多——他大爷纯粹是拿他开心呗,于是也咧咧嘴,“那你告诉我你小名呗,以后喝醉了喊你。”

对方噗嗤笑了,“不行。”他冲他眨眼,“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没想到等了半天没回音,他伸手拍了拍迷瞪状态的罗宏明,“哎,真醉了?”又摸了摸他的脸,被软绵绵地推开。刘浩无奈地站起来,“走吧,再不走老板都要来赶我们了。”


罗宏明仰头看他,半闭着眼睛,眼角有一点红,“我想吐。”


刘浩扯着他的胳膊把他架起来,“这里没有厕所…”两个人跌跌撞撞走到门口,罗宏明突然甩开他,矮下身子,撑住街边的路灯,低着头吐了。



夜里冷风阵阵,昏黄灯光下他抖动肩膀的样子非常可怜。刘浩走到左手边还开着的一家烟酒店里,买了一瓶矿泉水,又折了回来。罗宏明正倚着路灯。

他揉揉他的头发,“张嘴。”刘浩给他灌了一点水,“冷不冷?吐出来。”对方乖乖照做,重复了几次,他把水瓶一抛,罗宏明倒在他的肩膀上,身高的原因,意外地契合。

刘浩叹一口气,伸手去摸他的脸,冰凉凉的温度,嘴巴,鼻子,眼睛,他不知怎么想起一句歌词,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分,笑了笑道,“别装死,还能不能走路。”没有回应。

他啧了一声,正要换个姿势就感觉手背一热,有东西顺着流下。心里紧了紧,于是抱着他的手臂又用了几分力气。


说他哭…是真的。一边哭还一边唠唠叨叨地讲话,在那种不清醒的时刻像潮水一样包围了他。刘浩想着想着就心软起来。他靠住他的侧脸,在暗嘘嘘的光线里,静静地看着他柔软的睫毛。如果是在拍电影,连远方的车灯也应该是美好的色调。空落落的街道盛着异乡的冬日,四周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他唯一熟知的人,只有罗宏明。



8.



半梦半醒间感到什么东西正硌在肩膀下,很不舒服,稍微动一动身体,疲惫感就潮涌上来…之前好像没有躺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头下面的是枕头,而脚下已经没踏着地了。罗宏明伸手去摸肩膀,摸到了手机,睁开眼睛,黑暗中光线直照过来,没受住地闭上,再睁开,三点刚到,屏幕上一条短信,两个未接电话。


两个电话都是陌生号码,但短信是小宋的,让他发个试音过去,有角色找他。罗宏明回复道,最晚什么时候要。


起身,下床。又喝多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现在连喝醉两次,还都是同一个人在身边。他看向床上的刘浩,心里好像隔了一层,有点对不起的意思。罗宏明走进厕所,只随手开了小灯。镜子里他的脸色很憔悴。其实来了南京后反而坦然了,什么xx情感疗伤地都是狗屁,喝场酒,回去再补场球赛,这事就可以算翻篇。只是…他洗了把脸,眼睛里还有血丝。他们之间未免太奇怪。


躺回床上,只觉得异常清醒。刘浩侧过脸对他说,“酒醒了?”

他道,“你没睡啊。”

对方道,“吵得。”

罗宏明道,“对不起。我喝醉没干什么吧。”

刘浩貌似轻笑了一声,“你还想干什么。”


他干巴巴地回答,“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顿了顿,“我是说,不管是今天还是…”他也讶异于自己的直接,也许是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谈话了?“我明天就回北京,要工作…房间退了吧,我有地方住的。”说着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转账,“你看一看,还差就告诉我。”

刘浩摁亮手机看了一会儿,突然道,“你真没钱交房租?”

他也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只是把头埋进被子,“现在有钱了。”



七点半一个人坐在高铁上,想到昨天的宿舍楼,和在操场上晃悠悠的情形,还有前天,再前天,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窗外的天色灰蒙蒙的,像一块遮掩的幕布,景物在幕布下一层层变换得很快。他靠在玻璃上——来的时候也是昏昏欲睡,有几次醒来都枕着边上人的胳膊。但现在,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空调的暖风吹得他闷热。耳机里难得没循环到一首rap,伴着列车行驶的嗡嗡声,声音有一点朦胧,好像在唱“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原来是这首歌。



手机响了一声,微信提示音。划开看见最上面一条。

我叫刘浩,没取过小名。



罗宏明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口袋。车开进了隧道,视野里突然黑下来,他闭上眼睛,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呢。睡着前他迷迷糊糊地想。




TBC



_φ(・_・哎其实亲口告诉对方名字就代表着要正式认识了 毕竟之前处于那种半陌生不陌生的状态

前几天看了一部电影叫《偷心》,开头很触动我。男女主隔着茫茫人海相望,在之前他们是陌生人。我要写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笔力不够









评论(9)
热度(26)

© 三千年前 | Powered by LOFTER